博客网 >

之所以转发这篇文章,是因为志趣相同。我一直困惑于我国公共政策表决机制的研究,外界谁也说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而政府决策表决规则的正当性又没有共识的理论解释。自阅读《罗伯特议事规则》(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出版)后,觉得这种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推崇的知识我们已经久违了。多好、多有意思的内容啊!没想到的是翟明磊的实践如此之快而现实,值得敬佩。

罗伯特议事规则在农村

公民教员手记:“萝卜白菜”在南塘

翟明磊

 

 

  “那个,叫什么的,萝卜白菜规则的,还真管用!”——农民

  我匆匆登上了前往安徽阜阳的火车,前往南塘村新农合作社。

  吸引我的是一场实验,将来源于英国议会的开会规则罗伯特议事规则在一个中国农村实行,让村民们学会民主辩论与表决。这行吗?悬念一。

  一到南塘,听了先期到达的寇延丁的介绍,我又多了个悬念。原来这个讲师袁天鹏(罗伯特议事规则的翻译者)虽然留学于美国阿拉斯加大学,却是一个在城市长大工作的大孩子,从来没去过农村。刚到南塘,袁天鹏就喊:“来罐可乐”,当然没有,成了笑谈。一到农村,天鹏象天外来客一样,看到不少志愿者睡在地上(对于我们是家常便饭),他惊叹,农村这么困难啊,最逗的是他刚到县城发给朋友的短信:“现在是晚上九点,车刚到县城又出城了,一片漆黑,不知道往哪开,不知道安不安全?”这个时不时冒点英文出来的海龟能当农民的老师吗?悬念二。

  大清早,我赶到会场。让我吃了一惊的是,学员们百分之八十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家,白发一片,年轻的往往是协助开会的志愿者。在这里,象所有安徽农村一样,年青人,中年人都去打工了,留下的是老弱病残。学习班上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都不多。这些年龄段是农村学习能力最低,思想最保守的一群人。

  没多久,我更看出问题来了,当袁天鹏将话筒热心地交给一些大爷大娘,让他们念念投影屏上的规则时,百分之五十的老人家低着头说:“俺不识字。”“俺不认得”。

  这咋整呢,一群文盲占了不少比例,又是年龄偏大的老村夫村妇们能接受学习个洋乎的罗伯特规则吗?

  延丁告诉我,这罗伯特议事规则一到南塘,就闹了个笑话。当袁天鹏开口介绍罗伯特议事规则时,大爷大娘一时绕不过,有人就说:“什么规则,罗伯?萝卜白菜?”

  我赶到时,学习班已开了一天了。

  故事的缘头要从杨云标说起。

  杨云标是我的好朋友,南塘兴农合作社的负责人,他从组织农民到从事乡村建设花了五六年的时间。他一直着力于推动乡村选举,包括在合作社实行民主管理,但他发现,开会是个大问题。

  杨云标说他们农村开会啊,经常有三个问题。

  一、跑题:就是你说李连杰,我扯到成龙,你说猪八戒,我扯到温家宝。跑得没个边了。而且老人家特别爱摆掌故,一开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这一讲,就讲到中饭了。

  二、一言堂:这一个一言堂呢,是领导者爱讲话,谁是领导就哗哗哗说个没完,一讲就全他讲了。第二个呢,农村有一些特别爱讲话的。也有从来不讲话的。其实别说农村了,咱们伟大的党代会,人大会不都这鸟样。

  三、野蛮争论:一讨论问题,就说明磊你上次多报了五元钱,你不是好孩子,怀疑别人的品德。一百句话中抓住人家一个词不放。甚至打起来。会议就没法子开了。

  这时我的朋友寇延丁(《民间》前任记者,自由纪录片工作者)与云标聊起来,国外有个罗伯特议事规则,就是专门解决开会的种种问题的。经寇延丁牵线,高天介绍,由此云标与袁天鹏认识了。

  天鹏在美国留学时,曾任阿拉斯加大学学生议会议员。回国后痛感中国人在开会的无能。成立公司专门推广源流于英国议会规则的罗伯特议事规则。他曾经顺利在一些律师事务所,一个公益机构,阿拉善协会推行罗伯特议事规则。

  但到农村去讲罗伯特议事规则,对于天鹏还是破天荒的尝试,这个从小长在城市,学在城市的小伙子,从没有下过农村。对于他是个挑战。怎样让农民们听懂自己说的规则,小伙子在讲课的前一天晚上,愁得没睡着觉。

  与农村的磨合一开始就爆发了。

  在南塘的预调研之后,天鹏就在捉摸怎么向村民讲议事规则。

  他所思又想将成系统的罗伯特规则压成了五十多条。兴冲冲地拿给杨云标。云标看完以后不说话,在屋里来回踱步,过了几分钟,拍了拍天鹏的肩膀:“这个不行啊,天鹏”。天鹏心里凉了半截:“怎么不行。”“五十多条村民根本记不住。只能删!”云标提出:“要围绕农村开会三大问题,检有用的上。”

  天鹏望着云标,许久不说话。这个议事规则专家首先想到的是:“首先学会聆听,换着对方角度思考,我应当接受他的想法,不能操之过急。毕竟我不熟悉农村。”

  之后,袁天鹏与杨云标,寇延丁,白亚丽的讨论更象讨价还价。每删一条都象剜了天鹏一块肉,袁天鹏的心都象在滴血:“这么重要的一条,你们也敢删,”“这么简单的你们也删!”最后天鹏红着眼睛护着最后的规则说:“不能再删了”一副要拼命的样子了。

  这样罗伯特规则删成南塘版的十三条。

  学习会开始了,拉的横幅是合作社能力建设培训,没有任何罗伯特字样。天鹏开场也不提罗伯特规则。而是让志愿者小组给村民演了三个开会的小品。

  小品是志愿者们经过精心调查,排练的。演的是村里合作社开理事会,讨论是上桔秆项目,还是奶牛项目。分别展现了一言堂,跑题,野蛮争论的场景,特别演野蛮争论的一场,戴着村里常见的蓝帽子的志愿者演得特别好,别人一指责他上奶牛项目是因为供货方是他亲戚时,他恼羞成怒一拍桌子,吵起来了。演得活灵活现。

  当村民笑成一片时,主持人云标让村民们针对这些问题,分成五个小组分别制定南塘村的开会规则。然后进行讨论,哪条有理,哪条没有道理。

  这时袁天鹏再出场讲述罗伯特议事规则农村版十三条。

  天鹏首先用投影打出一幅画(美国早期议会中打架的场景画)

  天鹏让村民讲讲这画什么意思.然后告诉大家伙,其实开会打架不稀奇,不光咱们村里会这样,人家英国美国的绅士们开会时也会这样的,这就是美国议会早年开会的样子,这不,连火钳都用上了。不过人家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找到了一些办法。

  村民们开始议论纷纷,笑出声来,原来人家老外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怎么解决吵架,野蛮攻击的问题呢。

  罗伯特规则首先主持人中立,辩论双方面向主持人,避免双方直接争论。也就是说双方是向主持人陈述,而不是互相质疑。还有一定要举手起立发言,通过举手,起立,让发言人无形中遵守规则,通过这些动作,也可以先稳定情绪。

  每个人的发言次数有规定,让每个人都有机会。

  主持人而且掌握均衡原则,一方发言后,肯定让另一方发言。

  不同意见的对手之间直接对话,是规则所禁止的。在国会辩论的时候就是这样,说是辩论,不同意见的议员在规定的时间里,只能向主持的议长或委员会主席说话,而不能向自己的对手“叫板”。发言的时候不能拖堂延时,不能强行要求发言,在别人发言的时候不能插嘴,因为这都是规则所禁止的。这样的技术细节,是民主得以实现的必要条件。否则的话,发生分歧就互不相让,各持己见,争吵得不亦乐乎,很可能永远达不成统一的决议,什么事也办不成。

  还有就是不可对别人进行人格上的道德评判,对事不对人,这个好理解,但罗伯特规则严格到什么程度呢?如绝不可指责对方说假话,即使他真的说了假话。更不可指责对方是骗子,想行骗。这个中国人不大容易理解,他确是说假话或骗人,我为什么不能指出呢,这是正义啊。

  袁天鹏说:罗伯特议事规则中有一条,是不能以道德的名义去怀疑别人的动机。背后有比较深刻的哲学理念。一来动机是不可证实的东西;二来会议要审议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某件事情,对动机的怀疑和揭露本身就是对议题的偏离;第三,利己性是人类共有的本性,在不侵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前提下,追求利益最大化并不为过,指责他人的动机本身毫无意义,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增加矛盾。

  天鹏一条条讲下来,村民听得很认真。只是似乎大爷大娘们还蛮客气的。这时志愿者为打破有点沉闷的气氛,频频提问。没想到村民们一听,大家这么有水平,有点更怯了,加上天鹏说话间尽管用了他所能最通俗的话,但还是夹了不少术语。

  村民的不自信从言语中就表现出来,一位大爷发完言就说:“我的观点不要记,不咋的。”

  第一天效果如何?延丁还是觉得需要很大的改进,当天晚上教员们就开了碰头会。

  教员们首先提出,天鹏应当坐在村民中,而不是站着讲,这样显得不贴近,另外志愿者提问多,反而让村民不愿积极提问。第二天必须改会场。

  尾巴摇得晃啷晃啷的

  第二天,天鹏果然坐在村民中,摆出了聊天的架式,蛮有崔永元的味道,把话筒给大爷大娘一送:“大爷,你给说说”。“大娘你说几句”。后来天鹏谈起体会:原来村里和城里人不一样,主持人发问后,城里人往往会主动回答,而村里人有时需要把话筒塞过去才扭扭捏捏说几句。

  天鹏剃的是郭德纲式的平板头,远看还真象减了肥的郭德纲,小伙长得蛮亲切的。天鹏呢不摆教师爷的架子,说自己是缀学的孩子,在美国大学没学完就回来了。一下子拉近了与村民的距离。

  会场重新布置,座位摆成马蹄铁型,村民与天鹏的物理距离也缩小了。志愿者全部退出坐在外围。并尽量少提问,让村民和天鹏能聊起来。这一改,效果果然好多了。

  这一天讲的是顺大溜的问题:

  杨云标说:还有在我们农村,开会表决是个大问题。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有了提议,大部分不反对,也不支持,因为面子问题,怕得罪人,所以弃权多,这在农村非常普遍。

  还有一种,就是有人先发言,三个支持,会议表决就一边倒,顺大溜。能坚持个人意见的少。

  志愿者演出了小品,村长开会,一提意见,村民个个赞同,连不赞同的一看架式不好就不吭声了。

  这时一个老大爷在下面用土话说:“这不是抱粗腿嘛,尾巴摇得晃啷晃啷的”。

  这一说,村民们全爆笑开了。云标也笑得一扫二天的紧张。

  这下子到轮到天鹏与志愿者与我发呆了。“什么意思。”

  云标赶忙解释:原来在阜阳乡下,抱粗腿是很形象的说法,粗腿是形容有权有势的人,抱粗腿就是拍有权人的马屁,抱着人家腿不放。当地把拍马屁的人形容成象象狗一样摇尾巴。我们不由惊叹村民语言的活力,摇尾巴都能摇出声音来。

  这一下,天鹏也学上了,常常捎上几句,抱粗腿什么的。他与村民中的陌生感一下子消失了。

  加上村民们在课前课中都要唱上几段。课上得越好,村民唱得越起劲。一副赶集的样子。这样天鹏渐渐找到感觉,村民也觉出味道来了。白亚丽的天份就显出来了,这位当年中止大学学业下乡的小姑娘曾在我们的绿根力量实习,如今成熟多了,这不她教大爷大娘们唱的歌可受欢迎了:

  迷迷登登上山,稀里糊涂过河。

  再也不能这样过,再也不能这样活。

  生活就是要团结起来,大家一起做。

  生活就要有追求,生活就要去拼搏。

  东边是河,西边是山,开会培训意见太多……

  有些小技巧还是蛮有用的,比如村民比较散漫,怎么在休息后让村民们重新进教室学习呢。白亚丽有办法,让陆续进教室的村民有节奏地拍掌,掌声越来越响,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一起拍掌,又少了交头接耳,注意力集中,课就可以开始了。

  课越上越精彩,这时一个村民自拉二胡,唱开了豫剧,那高亢的声调把我给镇住了,气冲云霄的声音含着那股倔倔的力量,也把大伙的精神提上来了,我记下了他的名字谭明新,田野中艺人真是不可小看。

  这时云标起的作用显现出来,天鹏讲道理讲得有点乏了时,云标就联系南塘村开会的实际,讲问题。

  这不,杨云标顺着“抱粗腿”的话题说了下去:还有在我们农村,开会表决是个大问题。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有了提议,大部分人不反对,也不支持,因为面子问题,怕得罪人,所以弃权多,这在农村非常普遍。

  怎么办呢?

  罗伯特议事规则有巧妙的设计。

  天鹏举了一个极端的例子:比如一个提议有9人开会,一个人提出(另一个人附议)。如果只有一个赞成,没有人反对,8个人弃权。那么也能通过。这样一来,与会者就知道了,弃权对自己不利,弃权越多,自己不喜欢的提议被通过可能性越大,所以一定要鲜明表示出赞同或反对的态度。沉默反正是不利的。

  云标看天鹏说得抽象,赶紧补充了一个例子。云标说:假如我就个动议,谁偷国家的东西,合作社奖五十元。如果大家碍于我的面子都没人反对,都弃权。这样荒唐的规定就会通过。

  村民说了:“内心反对,却说弃权,是虚伪,这样不负责”有人还说:“弃权不是为人民服务。”“不做老好人。”

  天鹏则更深指出规则这样的规定是鼓励说做事的人做事,一个动议,即使有一个人想做了,只要大家不反对,他就可以做起来了。不会出现让老好人,无所谓的人去阻碍热心人做事。集体就有活力与凝聚力。“所以一个好的规则能塑造群体氛围。”

  云标说咱农村表决还有第二个大问题:就是有人先发言,三个支持,会议表决就一边倒,顺大溜。能坚持个人意见的少。因为如果有三个人发言,老张说一个观点。老王说我支持!老刘说我也支持!这时就容易一面倒。这是因为在农村,人们爱顺大溜。俗话说有群胆,无孤胆。国家也是这样。

  第二个问题就要用轮换平衡发言权来解决,非常非常重要,免得有一面倒的情绪。也是正方说了反方说。

  对于跑题,云标则谈了自己的体会。

  罗伯特议事规则,要求辩论的人,要先表明立场,再说理由。一开始,杨云标不理解,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为什么要这样。后来发现有道理,因为中国人总是怕得罪人,一说话总是先扯远,先谈理由,最后再说我支持谁的观点。有的往往这样开头,我先讲个故事。绕来绕去,把话说得妥妥贴贴。这样效率很低。先说自己论点,可以提高效率不跑题。

  这样一说,村民就明白了。

  同时,在介绍十三条规则时,天鹏随时根据村民的接受程度,用村民的话进行修改。例如十一条最后,天鹏就加上:“……如果主持人有表决权应该最后表决,防止抱粗腿。”

  介绍洋名词

  知不知道在农村培训,介绍洋名词的难度。

  在罗伯特规则中有动议一词,这个词,城里人一看就明白,但对于农民可难了。教员们想了许多办法。

  首先我们志愿者小组上演了小品:村委主任开会说刚从市里开了个会,要大力发展精神文明,大家议一议。于是村民A说:好,我赞同,早就要搞了嘛。村民B(由我扮演)一拍腿,说:奥运会都开过了,老少爷们在电视前看得嗷嗷直叫,咱也不能什么动静也没有,整天老婆孩子热炕头。村民C说:精神文明要抓上去,我们村女人老吵架。村民D说:我们村都是老头老太,精神文明能抓上去吗?村民B又说: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上,谁说我们老胳膊老腿不行了,我给大家唱个快板鼓鼓劲,当里个当,当里个当,东风吹,战鼓擂,这个社会谁怕谁……最后大家一致通过要把精神文明搞上去。

  主持人启发大家:这会开得咋样。有的村民说:好,因为团结,大部分村民说:“这不是喊口号嘛。”“挠不着痒痒。”这时主持人再说,对,这和我们开过的许多会一样,没有实质内容,空洞热闹,啥也不解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用动议。

  动议就是说你提出的议题要包含六要素,时间,地点,人,资金来源,方法,效果。这样讨论才能落实。

  这时白亚丽,就带着村民喊了几遍口号:动议,动议,行动的建议。

  好家伙,白亚丽毕竟有丰富的农村工作经验,知道口号对村民是一种简洁有效易懂的方法。用“行动的建议”创造性地来解释啥叫动议,真绝了。

  这时村民们再各自试着在纸条写六要素的动议。再用击鼓传花的方法,让村民互相点评彼此动议。袁天鹏一一点评,写得好有奖品。

  天鹏再乘热打铁,讲了一下动议的特点:一是“针对性”,就是议题必须是具体明确的,例如不能是“如何完善个税制度”,而必须是“应该把个税起征点调整到3000元”。二是“建设性”,规定同时只能有一个议题,每个议题有一个表决结果,代表会议的一个多数意见;三是“深入性”,就是通过“修改”机制,让大家真正深入和务实地讨论问题。

  在城里,一个洋名词一分钟的解释就可以让人们接受,但对于老村民来说需要一上午,用多种方法才能说到他们心坎里。

  天鹏今天又闹了一个笑话,因为讲得还顺利,天鹏不觉之中犯了老毛病,只见他讲得兴起,一路铺垫,最后突然摆出一个托塔李天王的架式,自觉得意,大声说:“这就是程序正义!”结果乡亲们面面相觑,感情一个都没听懂。啥叫程序正义啊?

  会后,我就学天鹏的样子,好好笑话了他一通。

  拔罗卜小组是个优势互补的组,天鹏有理念,杨云标则能随时将村民听不懂的术语翻成土话。而白亚丽带领的志愿者小组,能及时将一些难点用小品演出来。而寇延丁在一边纪录,一边即时提醒天鹏。

  没有领导,这会咋开?

  没想到,最难让村民理解的是:为什么主持人不总结,因为在农村的习惯中,领导主持开会,到最后都要总结地发言,好象民主地归纳了大家的意见,其实是把自己的意见说了。罗伯特规则主持人是不发表意见的,如果不影响结果,主持人甚至不用表决的的。村民们就不理解了。好不容易大家明白了:主持人不是领导,领导可以当主持人,任何村民也可以当主持人。

  但大爷大娘们还是认为主持人最后还得总结一下嘛。否则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虽然有了表决,总好象大伙没有统一意见,不是一个团结的圆满的大会。

  看得出中国的官方会文化的烙印有多深,农民不会表达自己的意见,一定要有人替他们发声,替他们总结,心里才踏实。用云标的话说“对领导的期待,其实是内心期待别人为自己作主。”不明白意见不用统一,表面的和气没有必要。一个团体里应当永远有对主流反对的声音。

  我们一开始觉得这种党会文化很难改变,但数天后,却发现农民完全适应了主持人不总结的罗卜白菜会了。农民们完全适应了没有领导的公共会议。看样子,官方的会文化尽管延续了五十多年,但并不是农民的本能,一旦给农民一次民主机会的机,这种官方会文化会迅速褪色,这让我们又乐观了许多。

  “没有领导,会开得更好。”说中国农民奴性惯了,说中国农民要有领导才踏实的说法,在我们的南塘实验中不攻而破。

  这给了天鹏很大的信心,他讲开了:“并不是西方人比我们高明多少。人性是相通的。”主持人中立,是因为主持人是功能性角色,主持人不中立,一旦发表意见,就会创造侵害别人的权利的机会。他提起香港立法会主席,也就是议长,当记者问她“你高居议会之颠是什么感受?”她回答:“有口难言。”记者又问她:“你解决争议的原则是什么?”她回答:“议事规则”她说:“凡是符合议会规则的,必须让他说下去。凡违反议事规则的就要阻止,我的职责就是让会议顺利进行。”

  村民们安静地听着。

  接下来的讨论看得出他们都懂了。有村民说主持中立就是“主持人不能最先把手举得老高的。”“主持人先表决,就得不到真正解决”。“咱虽然抱粗腿,但不服气呢。”

  这一天,附议成了一个难题,村民们认为一个动议提出来就可以讨论了嘛,为什么要附议,还要有另外一个人同意才能讨论。咋回事呢。

  这个新名词,不光是农民搞不懂,连我们的志愿者高琳都蛮抗拒的,她认为附议根本就是个西方议会名词,中国开会不需要,提都不用提。

  用罗伯特规则解决教员们分歧

  第三天晚上的碰头会,我们教员之间产生分歧,寇延丁认为农民接收这个新事物需要一定的条件,目前不应该再讲新东西,而应反复地练习消化,首先要示范附议是怎么回事。然后选出七个人分别当主持人,进行七轮练习。

  天鹏认为已做了准备,应当将修正动议等手法都讲出来。

  争论越来越大,我们的碰头会是用罗伯特规则开的。这时天鹏也来了情绪,生气地说:“如果进行七轮练习,那就没有我什么事了。”(意为时间不够)

  这时,我想起议事规则,建议动用程序动议,拆分议题,将寇延丁的动议分成二个议题表决,一个议题是明天先做附议的示范表演,二个是明天不教新东西,进行七轮练习。第一个议题,获得大家一致通过。第二个议题,分歧较大,相持不下,几轮辩论后,支持与反对方势均力敌,谁都说服不了谁。大家要进入表决,这时袁天鹏提出修正案,建议将七轮改成三轮,看情况是否教新东西。对这个修正案,我们表决同意修正,又通过表决通过这一修正案。

  事后,我们问天鹏,在罗伯特规则中,你怎么也会情绪化,生气。天鹏有点不好意思,他说罗伯特规则不是压制情绪,他允许说气话,有情绪,而只是通过程序不让情绪激化到争执不下伤和气的程度。这次争论大家就是以一个互相妥协的方法取得了解决。

  进过这场解决分歧的罗伯特规则激战,志愿者王大成很兴奋,他一个劲说:“比杀人游戏还好玩,以后要多玩。”我晕!

  明天究竟这个方案会怎样,其实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成功的第四天

  第四天,天鹏果然遵守了大家的表决,一开始是志愿者用小品展示附议的微妙之处。我扮演了一个自私的村民,提议用合作社的钱在自家门口盖一个公共厕所,而公厕所有的粪肥都要归我家肥田用。结果没人附议,会议就不讨论这个话题。

  大家对附议作用明白了一点:附议可以不伤和气地将大家认为自私或无聊的话题压制下来。如果没有附议,象这种自私的话题如果一进入讨论,就会有别人指责动议者自私,大家伤了和气。

  另一个志愿者提的动议是,让宇航员带上一个横幅“罗伯特议事规则好,南塘合作社好”在太空展示。这种不切事际的动议当然没有人附议。

  最后一个志愿提的是,雇用北大学生管理南塘合作社图书馆,月工资二千。这时另一志愿者小张附议,但附议完之后立即表示反对,认为这个方案提了好多次,应当讨论,但认为合作社没有这个钱,杀鸡用了斩牛刀,否决这个方案。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否决。

  这个小品清楚地说明了附议不等于同意。你不同意一个议案,也可以用附议的方式让动议进入讨论,然后尽快用讨论来否决。

  这样用小品的方式,村民们终于弄懂了附议是啥回事。我们又编了口号:“附议附议,同意讨论”让村民们了解了附议。

  接下来是三轮的练习,前二轮是村民主持,第三轮是天鹏主持,第三轮,天鹏让村民们出难题,出些不好讨论的话题。天鹏就用细分话题同时修正的方法一一化解。我发现天鹏创造性地没有照搬罗伯特议事规则中的拆分议题与修正案的名词,而用了农民能理解的,大议题中的小议题来解决。这与儒家思维中解析与综合的角度正好吻合。

  我回想起昨天晚上碰头会的激烈争论,明白了,有时折衷的方案往往是最好。同时因为争论,我们给了天鹏真正的压力,让他不得不用农民理解的方式来讲述罗伯特规则。只有这时,天鹏真正进入了农村的思维。

  会议练习越来越热闹,这时天鹏要求大家用村里真实的议题去商量要办的事情。看到这些平时不说话的村民一个个象主人翁一样讨论自已村里的事,有合作社去何处旅行的问题,有序不乱各抒已见,一个个试图通过辩论让自己的意见占上风。特别是村里各家养牛的计划,因为牵涉到各家根本利益,而且因为国家与基金会支持的可能性很大,村民讨论得分外认真。

  我提议,我附议,我反对,我支持,表决开始……这些词在村民中大声说了出来。

  当摸拟会场上一个村民提出了自己有点偏颇的看法后,还没讲完,这时,观众中腾地站起来一个人,原来是老支书,老人家满脸不高兴,颤巍巍,大喝,“你这个意见,我不同意。”——顿时,大伙笑成一团,老人家当真了,入戏了。

  让人想起延安时期,战士看白毛女,拿起枪就要打黄世仁这个演员。

  不过也有失败的例子,一个中年男人大约平时总是不说话的,一说话脸就红。最后主持了一半,就缩到观众席去了,五六个汉子都推不回去,脸真真是红到了胸脯。

  顺口溜

  第四天的成功,我也做了点贡献,在表演附议小品前,云标将我推到前台。

  原来看那十三条,大爷大娘们实在不好记,我灵机一动,编了个顺口溜:

  有口难言,主持中立

  要算本事,得是动议

  举手发言,一事一议

  面对主持,免得生气

  定时立次,提高效率

  立马打断,不许跑题

  主持叫停,得要服气

  正反轮流,皆大欢喜

  首先表态,再说道理

  就事论事,不能攻击

  话都说完,才能决议

  正反算数,弃权没戏

  多数通过,平局没过

  罗伯青菜,开会顺利。

  这回,大爷大娘们高兴了,哗哗地抄开了。我带着大伙念了一遍,又讲了一遍。特别讲到主持人的权威,我就讲了要是在人家议会上,主持人可有权了,要是王二先生骂了张三“王八蛋,骗子”,主持人就说:“请纪录员将王二先生的骂人话重复一遍。确认后。主持人就权请王二先生当场向张三先生道歉,如果王二说:“怎么着,我就骂了,我还要骂,你这个王八蛋。”这时主持人,也叫主席就有权让警察或保安将王二先生赶出会场。……讲到这,农民们都笑了。

  没想到的是,在休息时,几位大娘就将顺口溜变成歌词,唱了起来,婉转动听,我实在佩服村民们的创造力。大伙说,还要把这个顺口溜变成快板书,每次开会前都“当里个当,当里个当”拍一遍。

  最放松的夜晚

  四天的讲座,天鹏找到了在农村推广罗伯特议事规则的信心。晚饭后,大家坐下来,放松地开起了神仙会。

  天鹏讲起他在美国阿拉斯加大学议会当议员的故事,让我们大开眼界。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大学学生议会是个实际治理机构,相当于一个学生政府,不仅有议会,还有学生直选的学生总统。而且这个学生议会是可以直影响州议会的。我们就问天鹏,作为议员,他提过什么议案,天鹏一乐说:我提过一个,因为我在校园走的路是土路,我就提议把那条路修成水泥路。后来因为我离开了,不知这个议案有没有落实。

  我讲起在香港看到大学生丰富的自组织生活,钱钢先生和我提及,在各堂学生们还自设学生法庭,例如有人不讲卫生,学生法庭可以宣判他劳动清洁房间。

  看大家兴致很高,天鹏又谈起,罗伯特规则只是西方主要议事规则之一,其它规则基本大同小异。例如美国参众两院依据的是杰斐逊议事规则。两院的规则也有差别,例如,每人发言的时限。众议院是一个小时。而参议院是可以无限发言。“这不是可以说个没完没了啊”我们惊叹。天鹏说“是的,这甚至成为一个技巧,比如你想阻止一个议案通过,你就可以不停地发表反对的演讲,只要你有精力讲上几天几夜都行,还真有议员这么做的,这往往显示了他对议案严重程度的关注,也会唤起大家的注意。”

  这些议事规则让美国成为一个各种思想,各种想法都交融寻找实现可能的社会,这就是美国社会的优势。

  “美国到处都是沸点,但是没有中心”我讲起我的在哈佛友人的感受。天鹏很赞同。

  而中国人开会习惯了以领导为中心,当他们明白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议事的中心,每个人都可以当主持人,每个人的权利都是平等的,每个人的主张只要言之有理,都应当讨论而不是压制时,中国公民社会的希望也就到了。

  这晚上,天冷,年轻人的血是热的。一年来,我因为民间停刊所受的不佳情绪也得到了释放。

  延丁也和我悄悄说起培训中的杨云标借力打力的故事。原来阜阳公安一直很关注合作社的各项活动。以前曾有讲师被公安质问调查的事发生。这次云标巧妙地用了一个办法。他不去登记,但让公安局的“朋友”开车去机场接袁天鹏,等于用非正式的方式知会了警方,让他们放心。同时也让乡镇觉得云标来头不小。故曰借力打力。同时云标又邀请了市政协的一个老师来听一下课。所以这次警察除了来望了一眼,没有惹什么麻烦。

  民间组织的年轻人这一年明显成熟起来了。

  晚上送走了袁天鹏,寇延丁,白亚丽和一部分志愿者。望着他们在乡村小路上的背影。村庄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这二天,我一天睡在地上,一天则用两张长椅拼成床,虽然睡袋是蛮保温的,但早上起来还是冷得发抖。这些年轻的志愿者真不简单。

  今天晚上我到云标家睡觉,总算睡着了床,云标家还是那么简陋破旧,在村里各家盖起的楼房中显得寒伧,你便知道这五六年来云标付出了什么。

  云标和我聊起罗伯特规则,他说别小看开会,中国人的领导人文化(唯领导是从,看领导眼色的奴性文化)与老好人文化(谁也不得罪的虚伪文化),很难解决,但罗伯特规则用主持中立来破解领导人文化,用弃权无效来破解老好人文化,高!。

  半夜醒来,我听到挤在一张床上的云标竟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大声说了一句:“现在我们开始学习罗伯特议事规则。”

  原来在说梦话呢!

  来真格的了

  学习会圆满结束了,农民学员们都带着小本子回村了。

  天亮了,接下来,合作社理事会要开个下个阶段工作会议,杨云标提议立即用罗伯白菜规则开一次真格的理事会。本来要推我当主持人,我说不懂安徽土话,就让志愿者高琳主持。

  这有点有趣了,小姑娘高琳本来就对罗伯特规则某些部分有点抵触,比如附议,比如表决,她就觉得没那么正儿八经的,随随便便也可以开好的嘛。

  我是有点担心,于是自荐做会议观察员,也就是议事顾问。

  果不其然,高主持虽然象模象样,颇有威严,但不一会儿,就用同意的举手就混过表决程序了。这时我作为观察员提出提醒:“建议主持人必须明确表示现在表决开始,同意的举手,不同意的请举手,再宣示,决意通过,或没通过,但告知她作为主持人她可以决定采不采纳我的意见。

  高琳觉得没这个必要嘛,小姑娘的倔劲又上来了。没想到,这时几乎全体的农民理事,一个个表态,一定要高琳按严格的程序走,要走规则。大家真急了,脖子都红了,他们的认真劲是我们没想到的。

  高姑娘只有服从大伙了,结果一个理事会开得有模有样,许多扯皮的事解决了,大伙迅速地讨论好,下次研讨会场地的改进,展览布置,参观的点选在哪等等问题。大家还让杨云标当场表态钱从哪儿出。杨云标的意见,有的被大伙采纳,有的就否决了。云标说,这要在平时再多开一个小时都结束不了,的确效率提高了。

  美中不足的是最后的一个议题,小母牛项目的结帐问题,大家来来回回细致讨论开了,但因为时间问题,再回上牵涉纷乱的帐目,将放到下次会议讨论。

  高琳头脑很清晰,把问题细分得非常清晰。会议快结束时,我对她悄悄竖起大拇指。

  会后,高琳说这场实战下来,她开始觉得罗伯特规则的一些程序还是真有道理的。看样子,罗伯白菜规则又有一个新粉丝了。

  我见证了中国农村第一次用罗伯特规则开的会议,兴奋地与高琳一起给“天鹏元帅”打了电话,准备就委托研究等问题再探讨下去。

  寇延丁回短信:“严重祝贺。”

  民主是本能,也是训练

  四天的学习结束,寇延丁问我的感受,在她的镜头前我说了这样一段话

  在我个人思想的成长史中,这是第二个里程碑。

  从小我就被学校教育灌输中国人素质低,农民多,不能搞民主。在工作初期我就在一家精英类财经周刊工作,满脑子都是精英思维。直到南方周末的一次采访改变了我。那是我刚到周末,采访一起村务交接案,民选村长崔祥联向老村长要帐与公章未果,付诸法庭。这个村庄百分之八十的人是文盲,两个宗族势力,互称黑社会,按官方的理论,是最不适合搞民主的,当时我们几个记者采取摸黑单独上门挨家挨户采访,结果发现,即使是文盲老大娘对谁是真心为村里办事的好村长,谁是坏村长都一清二楚,而宗族种姓对老百姓的影响很小。

  这是我公共思想成长史的第一个里程碑,它让我明白民主是人的本能,只要是成人,不论文化程度,他只要明白事理,就有民主的能力,美国开国时的选举农民们用玉米粒照样选出总统。

  而这次罗伯特规则的学习,让我明白,民主的决定因素,并不是文化程度与素质,而是训练。好比一个野兽,生下来就有捕食的本能,但不能捕到食,一定要有母兽的指导,或与小伙伴的捕打游戏,才能捕到食物。

  说中国人文化低,素质差,不能行民主是个弥天谎。中国人缺的只是在民主生活不停地练习,只要有这个民主练习,即使是大爷大妈也可做得很好。

  这次我吃惊的是南塘的大爷大娘真心认为罗伯白菜规则是好东西,这些经过多少运动见过多少风雨生存下来的老农民,他们的眼是亮的,心却是不容易热的。在培训,我听到的是大娘们悄悄的说,学习班以后,我们再用这个规则把同样的问题好好议议。一位大爷走到我跟前悄悄说:(罗伯特规则)这是好东西。

  这就是罗伯特规则第一次在中国农村的播种与嫁接。

  尾声

  受南塘村十三条罗卜白菜规则启发,袁天鹏发明了自称是超级天鹏精华版罗伯特议事规则十五条,可供各界普通百姓学习。

  我呢回到上海,发现了八个跳蚤留下的包包。

  不知云标还说学习规则的梦话不。

  附“农村版罗伯特规则十三条”

  第一条:会议主持人,专门负责宣布开会制度,分配发言权,提请表决,维持秩序,执行程序。但主持人在主持期不得发表意见,也不能总结别人的发言。

  第二条:会议讨论的内容应当是一个明确的动议:“动议,动议,就是行动的建议!”动议必须是具体的,明确的,可操作的行动建议。

  第三条:发言前要举手,谁先举手谁优先,但要得到主持人允许后才可以发言,发言要起立,别人发言的时候不能打断。

  第四条:尽可能对着主持人说话,不同意见者之间避免直接面对的发言。

  第五条:每人每次发言时间不超过二分钟,对同一动议发言每人不超过二次,或者大家可以现场规定。

  第六条:讨论问题不能跑题,主持人应该打断跑题发言。

  第七条:主持人打断违规发言的人,被打断的人应当中止发言。

  第八条:主持人应尽可能让意见相反的双方轮流得到发言机会,以保持平衡。

  第九条:发言人应该首先表明赞成或反对,然后说理由。

  第十条:不得进行人身攻击,只能就事论事。

  第十一条:只有主持人可以提请表决,只能等到发言次数都已用尽。或者没有人再想再发言了,才能提请表决。如果主持人有表决权,应该最后表决。防止抱粗腿。

  第十二条:主持人应该先请赞成方举手,再请反对方举手。但不要请弃权方举手。

  第十三条:当赞成方多于反对方,动议通过。平局都于没过。                

<< 社会治理的多中心场域构建:——基... / 中国行政管理体制适应性改革模式评...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nju1902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