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据新闻报道:20082月,南京市官方决定,以公推公选的方式,重新确认该市市政府47个组成部门的“一把手”人选。此番变革之举,327达到高潮,包括胡万进在内的16名副局级官员展开电视演讲辩论,竞聘食药监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旅游局和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等四部门的局长人选。而相应的新闻评论认为,作为一个副省级城市,南京此举在全国可谓首开先河,引人关注。有观察人士认为,这是中国官员选拔民主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

此次南京市政府组成人员——内阁班底——的产生方式套用“公推公选”,大致相当于“荐任”任命方式。本来这也说得通,但高调至“中国官员选拔民主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未免贻笑大方。

其一,“荐任”选官乃古制,举贤不避亲众人皆知,何以就成为了“中国官员选拔民主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呢?

其二,政府组成人员未必“公推公选”就是进步,最高行政首长“简任”也未见得是坏事,西方民选国家执政党首领“简任”内阁大员,还未曾见哪位民主理论家批评其违背民主。

其三,简、荐、委方式选官之良莠不在于硬套民主之标准,实乃无需在此民主一把,真正与之相关的倒不是民主而是宪政,是对无论哪种方式任命的行政官员皆能受制于选民——试问,“公推公选”产生的政府组成人员,媒体可能监督其履行职务行为吗?选民能问津其决策的黑箱吗?选民有可能请其自暴明的、暗的收入吗?

从微观情景来说,南京市委书记为异地而来的执政党干部,没有人才班底,恐怕也只好“公推公选”一把,以解多重忧虑。若此,更不必高调至“中国官员选拔民主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本来,地方最高执政首长不是本地选民确认而获得治理权,这里民主的真正缺位已让人头疼不已,避此重而就“公推公选”之轻,这多少是对民主的误读吧?

至于电视辩论的技术问题,更与“中国官员选拔民主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不沾边,一个副省级市的政府组成人员,不会辩论又有何妨?其担负的主要是行政责任,其对国家相关法律、政策管理与落实的能力才是主要的,是否电视辩论中不会重复套话者就无此能、此德呢?

还想说一个用语问题,此番“公推公选”的是干部,很显然其语境是党内的事项,干部对应的是群众,行政官员对应的是选民。那么,我们到底是在提拔党的干部呢,还是在选任行政官员呢?当然兼而有之,只不过在电视媒体中以辩论方式提拔党的干部,恐怕太强势了。我想说的是,在选民面前,至少改用“公推公选行政官员”为恰当。

中国民主进程中真正的标志性的事件,恐怕还没出现。对于只负有行政责任的城市的行政官员来说,其任命方式较之于对其制约和监督,向来都是很轻很次要的问题。

 

 

[资料链接]

我国自魏文帝时创九品官人法以来,官分九品,沿行以迄清亡。民国建立,始创新制,民国元年1016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公布“中央行政官等法”规定官等除特任官外不分等外,文官分九等,第一、二等为简任官,第三至五等为荐任官,第六至九等为委任官。其中以简任官为最高等,委任官为最低等。上述简荐委,原非管等高地之区分,官等之高低,已由第一至第九依次序予以区别,而所称简任、荐任、委任官者,取其任命之意。简者,简拔、选取也。古时帝王授官予人称简,有隆重之意,简任者,由执政者本身简选以任命之。荐者,推举、进献也。荐任者,执政者接纳所推举以任命之。委者,任也,属也,有委托之意,委任者,由执政者委托下属代为任命之。因此而称简、荐、委者,乃其任命权力行使之不同。

——转引自蔡良文《人事行政学》(增订三版)

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06年版,第3435页。

<< 民主治理中的集体行动——一个组织... / 政府社会管理:需要建构适度震荡机...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nju1902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